河南民众列"哀悼"队形 含泪悼念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


疫情之下,跳过动物实验显然能为mRNA疫苗节省大量时间。李斌推测,“他们可能没做动物感染实验,推测是利用公司已有的mRNA疫苗平台开发,把新冠病毒的S蛋白换了上去。”

mRNA,也称信使RNA,是由DNA的一条链作为模板转录而来的一类单链核糖核酸,它们携带遗传信息,能指导蛋白质合成。

就在同一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宣布已对mRNA-1273的I期临床试验的首位参与志愿者完成疫苗接种。此时,距离这款疫苗选择序列仅过去63天。

正因如此,S蛋白作为新冠病毒作恶的“凶器”,成为多种疫苗技术路线瞄准的突破口。

此后,如果人体被新冠病毒感染,有记忆的免疫系统会立即识别出来,产生能与这个病毒抗原蛋白结合的抗体,阻挡S蛋白与受体ACE2的结合,病毒也就不再能入侵人体细胞了。

相比传统疫苗5至10年的研发周期,本轮新冠疫苗研发提速让公众倍感振奋,与此同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越发受到关注。

然而,公司高管要求飞行员隐瞒感染情况遭到曝光,使达美航空的空乘人员和其他机组人员陷入了恐慌。一位担心受到公司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达美航空工作人员表示,为了减少受到感染的风险,很多空乘人员已经休假了。由于达美航空管理层没有提供明确的信息来说明,具体哪个航班的哪些人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一些工作人员不得不自费预订了旅馆客房自我隔离,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人。

据悉,长达9分钟的视频似乎是秘密录制的,并于周四发布在YouTube上。在视频中,这名疑似是美国民航飞行员协会达美航空公司分会委员会主席布兰登·康威尔的工会代表告诉协会的其他领导人,一名达美航空的首席飞行员对该公司的机长们说,“告诉别人你被感染,并不是你的工作。” 《赫芬顿邮报》认为,这是试图隐瞒有人被感染的事实。

对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团队而言,I期安全性试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将走向何方?是否会像当年SARS疫苗研发一样因病毒忽然消失而告终?

另据新华社3月30日消息,德国“痊愈”疫苗公司监事会成员弗里德里希·冯伯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公司开发的mRNA疫苗计划于今年初夏开始临床试验,最快在年底即可投入使用。